热线电话:+86-0000-96877

banner2
诚信为本,市场永远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

新闻资讯

”刘宪权在很多场合不止一次说过

发布时间:2018/12/07 点击量:

“本科教育是人才培养最重要和打基础的阶段,如不重视,高等教育就没前途。”刘宪权在很多场合不止一次说过,大学老师给本科生上课是本分,这份本职工作必须要做好。“再大牌的教授,都要不忘初心,不能忘‘本’。”

因为选课的学生实在太多,他的课有时不得不上午讲一遍,下午再讲一遍。尽管一部刑法在他心里已滚瓜烂熟,但刘宪权的  “每堂课都不一样”,因为上课的学生不同,外面的世界更是在不停变化,刑法课也必须“与时俱进”。故此,每次上课前,他都要花时间备课,精选案例。

这位教学名师在科研领域也硕果累累。多年来,他始终活跃在刑法学研究前沿,先后出版学术著作50余部,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数百篇,主持的一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和三项一般项目,得到了国内外专家的认可,产生了良好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。他连续九年入选“中国法学高产作者”,实现自评选以来全国范围内为数不多的“超高产作者”大满贯。


“没有上不好的课,只有上不好课的人”

“什么时候讲理论,什么时候讲案例,如何穿插效果更好,这些教案都经过了精心设计。”刘宪权讲到如何上好一堂课,总有一肚子话要说,这也是他最喜欢和青年教师谈论的话题。

不少学生说,“宪哥”总能将深奥的刑法理论用最朴实、最简明的语言予以阐释,这与他的用心是分不开的。

在华政,刘宪权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为“宪哥”,甚至被称为“华政一哥”。上过刘宪权课的学生,从50后、60后直到如今的90后、00后。

 

今年6月12日,“宪哥”在华政明法楼三楼大教室最后一次为本科生授课。刘宪权自言,30多年前初站上讲台,他就知道,自己先天条件一般,普通话和口才都不算出色。这样的老师如何把课上好,站稳讲台?早年的刘宪权曾为上课下过苦功:全校老师的课,他都听过一遍。然后,从中选择了一种最适合他的授课模式进行再创造。他还有个习惯:每堂课上完后,他都会反思每一个细节,哪一段成功启发了学生,哪一段效果不理想,都要心中有底。

“没有上过宪哥的刑法课,大学生活不完整。”这句话在华政口耳相传、人尽皆知。这段在一代代学生中流传的佳话,可以说是一种学风和校风的传承:重视本科生、重视本科生教学,好的大学理应如此,好的老师理应如此。

在刘宪权看来,科研与教学的不同之处在于,教学代表学校内部的认可,而科研直接关系到学校外部的认可。他也在不断思考:如何让科研与课堂相互推动,通过科研让教学始终跟上社会的发展。而课堂上,学生们的回答常能启发他找到研究刑法问题的新见解。当然,刘宪权更希望学生能够问倒他,这样的提问会促使自己发现新问题,很多学生思维的闪光点成了他教学与科研上很好的借鉴。

如今,在业界已是重量级人物的刘宪权依然是个“拼命三郎”。他期待自己80岁时,能像一些著名法学家那样,还在写作治学,成为学界泰斗。

■本报记者 樊丽萍

刘宪权有一个体会:读书是不吃亏的。所以他从未间断过学习,哪怕再忙再累,都要做好学问。他的办公室位于古老的华政东风楼,简朴、通透、大气,硕大的书桌与书柜卫士般守护着他。只要没课,没有学术活动,他一定会坐在这里看书。学生们都知道,节假日里都可以在办公室找到他。

学生们像追星一般地追着  “宪哥”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身为我国刑法学的领军人物,刘宪权头上的“帽子”不少。但和某些“明星教授”不同,学生们很容易在校园里找到他,每周他都会出现在本科生的讲台上。过去35年,这一点从未改变。

一年到头,刘宪权只给自己放半天春节假,这段时间他要去探望家人,其余时间他都在工作,没日没夜地带着学生搞课题、改论文、做研究。